当前位置: 幸运88 > 人才招聘 > 正文

开心麻花新作《独行月球》:刷新影史首日场次纪录,或可冲击50亿成今年票房冠军

作者:admin 发布:2022-08-03 15:39 | 点击数:

  电影院很久没有这样振奋的消息了。

  7月29日,开心麻花喜剧新作《独行月球》正式上映。经历数日点映后,电影首映当天累计票房已超3.5亿,占据当天总票房的93.5%,打破过去了三年暑期档科幻片首映日票房纪录。

  伴随北京上海等城市影院复工,电影市场逐渐摆脱自今年上半年以来的疫情影响。早前上映的《人生大事》《神探大战》先后获得令人惊喜的市场表现,因此在外界和媒体看来,《独行月球》或许能接棒助推票房回涨,成为暑期档“救市之作”。

  目前该片已在豆瓣开分,从昨晚的7.3微降至发稿前的7.1分。尽管这不是一个多么出色的分值,但沈腾马丽时隔七年再合作、开心麻花尝试科幻题材,已足够让很多人走进电影院。而躺在影院沙发上又哭又笑的两个小时,确实让人短暂治愈了精神内耗。

  在喜剧和科幻中间讲一个故事

  为了拯救地球,人类启动了月盾计划,以月为盾抵挡陨石撞击。电影开篇,陨石提前来袭,维修工独孤月(沈腾 饰)意外错过了全员紧急撤离,被领队马蓝星(马丽 饰)落在了月球。

  不料月盾计划失败,独孤月在月球上亲眼看到地球遭陨石撞击,以为自己成为“宇宙最后的人类”,和偶遇的金刚鼠一起开始了破罐破摔的生活。但其实,地球上的幸存者可以通过直播观看月球上的一人一鼠“荒岛余生”。这个设定就非常抓人,连同那颗名为π的陨石,成为整部影片最大的钩子。

  《独行月球》是开心麻花首次尝试“喜剧+科幻”类型,但并非是科幻迷所期待的那种硬科幻,它更像是在科幻背景下讲了一个喜剧故事。

  影片前半段的笑料相对充足,主要集中在独孤月对马蓝星的单恋和与金刚大袋鼠的大战三回上。另外一些零零散散的笑点节奏也控制得不错,总在煽情过度的边缘上把人拉回来。

  《独行月球》是沈腾、马丽时隔七年再次合作长片,对于两位演员的影迷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霖。但遗憾的是,影片并未对独孤月的痴恋做出合理解释和足够铺垫,反而在初期,通过偷进女神房间、狂舔人形抱枕等桥段将独孤月塑造为了一个有点“猥琐”的痴汉。观众笑过了,也就忘记了。

  好在这类麻花一向偏爱的有点“低俗”的段子没有持续太久,二人之间的情谊在后续剧情中也较爱情“上升”了一个层次。相比起来,独孤月和贪吃、暴躁、动不动揍人的金刚鼠之间的相爱相杀要更好笑一些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电影中的袋鼠是根据真人动作捕捉和特效结合完成的,饰演袋鼠的是开心麻花演员郝瀚。为了演好这只袋鼠,他提前一年搬到动物园附近住,并提前4个月进组进行密集训练。

  据新京报报道,导演张吃鱼透露,《独行月球》在特效上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生动地呈现这只袋鼠。光是一个袋鼠吃着饼干看见母袋鼠的镜头,前后就做了将近一年的时间。

  影片的科幻则主要体现在故事背景和特效呈现上。《独行月球》全片95%的镜头涉及特效,有难度的特效镜头数量大概是1800个。为模拟真实月面,剧组还在6000平方米的影棚中铺设了200吨沙石模拟月面粉尘。看完全片的观众,至少是可以看到开心麻花的制作诚意的。

  导演张吃鱼曾在新京报采访时表示,剧组请了一些科学顾问、航空顾问,在专业层面为影片把关。但顾问并未驳斥“袋鼠在月球拉车飞驰”这样并不科学的桥段,“他们会觉得这就是很浪漫的表达。”

  纵观全片,《独行月球》更像一个把场景搬到了月球上的故事,对于两大卖点的“喜剧”和“科幻”都好像只做到了一半。在豆瓣上,网友对它的评价也相对两极分裂。批评者讨厌烂梗、煽情、不硬核、前后喜剧和温情叙事的割裂,爱好者则夸赞它的视效、主演和笑点泪点甚至最后的彩蛋。

  全片要素过多,但浪漫是主线

  1902年,大清甚至还没有亡。在梅里爱的《月球旅行记》中,人类完成了在荧幕上的第一次登月。这也是史上第一部科幻片,伴随炮弹射中月球的右眼,天文学家们开始了奇异怪诞的探险。其中的想象和浪漫,即便现在看也叫人拍案叫绝。

  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点,从气质上来看,《独行月球》至少是浪漫的。

  影片有一个重要的主题是“回家”,这也更符合我们民族安土重迁的情结。当陨石撞击地球,独孤月亲眼目睹家园毁灭时,影片用的插曲是腾格尔的《黄河的水干了》。那一刻的震撼、难过、绝望都是能够力透屏幕传递给观众的。同样很妙的插曲还有上世纪70年代美国民谣歌手John Denver原唱的《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》,它被用在影片最后,与人物分外契合。

  这部分叙事中有一些相对煽情的桥段,尽管可以看到创作者在努力克制了,部分观众仍然不免感到厌倦。

  故事发展中有一个关键信息是,独处月球的独孤月在与金刚鼠打闹时听到了来自地球的声波,尽管之后发现只是误会。但那时声波就是独孤月的希望,他也因此有了回家的渴望。沈腾的演技在这段情节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,观众也和电影里的地球幸存者一样,围观他为发现希望狂喜、为希望落空叹息。

  最后,《独行月球》还是一个关于小人物成长为大英雄的故事,这本身是一个足够经典的母题。值得一提的是,开心麻花上一部作品、春节档上映的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也讲述了一个《喜剧之王》式的故事。

  暑期档“救市之作”,能挽回麻花的口碑吗?

 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,截至发稿,《独行月球》正式上映第二天已累计获得6.2亿票房;其中上映首日票房占比高达93.5%,拍片占比约62.8%,场次多达22.2万,刷新了中国电影(行情600977,诊股)市场国产片首日场次记录。而原纪录保持者是首日排片18.8万场的《唐探3》。

  口碑方面,豆瓣评分7.1,淘票票、猫眼平台评分分别为9.5和9.4。此外,业内包括犀牛娱乐、电影情报处、拓普咨询在内的多家机构对该片的票房预测在39亿-55亿之间。据财联社援引业内人士观点,《独行月球》有很大可能冲击50亿票房成为今年的票房冠军。这对于促进国内电影市场回暖无疑是个好消息,对于麻花自己也是。

  开心麻花最早是做话剧的。2015年,话剧改编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以2000万的制作收获1.4亿票房。爆款带动下,开心麻花一鸣惊人,影视成为其话剧之外的主业和王牌。

  此后,《驴得水》《羞羞的铁拳》《西虹市首富》均为开心麻花收获了不错的票房和口碑。与此同时,话剧改电影也成为其招牌本领。当内容创作者开始复制自己,其故事和人设难免陷入窠臼。

  滑铁卢发生在豆瓣4.6分的《李茶的姑妈》,观众怒批麻花“诈骗”也是从这一部开始。再到近年来的《温暖的抱抱》《日不落酒店》《阳光劫匪》《李茂扮太子》,其口碑一路下滑江河日下。实际上,这些电影大多并非开心麻花直接出品,但大都有马丽、常远、艾伦等麻花系签约演员参演。“伪麻花系作品”对其口碑的消耗,不可小觑。

  《李茶的姑妈》遭遇口碑塌方,意味着话剧改电影的路径依赖并非屡试不爽。最近三四年,开心麻花放缓了院线电影出品的步伐,并逐渐熟练于采买国外电影或漫画的版权再做二次创作,比如《西虹市首富》改编自美国电影《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》,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改编自日本电影《魔幻时刻》,《独行月球》则改编自同名韩国漫画。从目前的均分来看,观众大体对这次的改编是满意的、受用的。

  上文提到过电影中有一个很动人的设定,遭受灭顶之灾后,地球上的幸存者转移至地下生活,他们可以通过直播观看月球上的独孤月为回家而努力。如果他能成功回到地球,这将是对幸存者最大的鼓舞。同样的,银幕前的观众也可以感受到这种连结,这种希望。

  《独行月球》的优缺点都很明显,但总体瑕不掩瑜。在被低气压和爆炸新闻笼罩的后疫情时代,《独行月球》是一部意外契合时代情绪的电影。在电影院的两小时,它能带来一些纯粹的快乐。

Powered by 幸运88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